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考生手记 >
新西兰舍生取义之争
发布时间:2013-11-28 09:00   访问次:【字体:  


    2010年11月20日凌晨3点钟,新西兰的准妈妈爱丽斯,被频繁的胎动扰得无法入眠。她打开电视,,一则新闻让她感到无比震惊:新西兰南岛的皮卡河煤矿,在12小时前发生爆炸,井下的31名矿工,生死不明。她的丈夫吉姆,整合四皮卡河煤矿的矿工。

    居住在惠灵顿的丹尼,一直等丈夫的电话,可丈夫每晚必打的问候电话迟迟未来,她的电话也始终拨不通。丹尼觉得事情不对劲,便带着四个孩子坐火车,连夜赶往皮卡河煤矿。

    洛克迅最小的儿子斯蒂芬17岁,当天,是他第一天去皮卡河煤矿上班。斯蒂芬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矿工,因为新西兰矿工的福利待遇是所有行业中最好的,一年只上半年班,工资却高出其他行业好几倍。

    不准救援队下井救人

    皮卡河煤矿位于山顶的通风井口,一股股烟气正汹涌地喷射,附近的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硫磺味。周围一些树木已被烧焦,附近的一个小屋已被震倒。

    很多戴头盔、身穿救生衣的救援人员已经在煤矿外面待命,他们不清楚发生爆炸的原因和被困人员的具体位置。当地政府担心矿内危险气体持续累积,会导致再次爆炸,不敢贸然派救援人员进入。

    新闻记者第一时间向外界披露了井下被困人员的数字,井下油31人,年龄从17岁到62岁不等。第二天早晨,整个新西兰都知道了这期矿难,所有人都关注着事态的进展。

    煤矿总经理惠拓尔向公众表示:每位矿工都携带着可以供30分钟呼吸用的氧气,他们有足够时间进入煤矿里的氧气储存室,那里有储备水,井下温度大概是25℃,矿工们可以在那里生存好几天。

    惠拓尔的话给了人们希望,也暂时安抚住了陆续赶来的矿工家属们。

    救援人员早已做好下井准备,可政府不允许他们贸然下井救人,并强调:救援人员性命与被困矿工同等重要,要确保井下环境相对安全,才可以下井。

    现场指挥官对几名跃跃欲试的救援人员说:“这不是在演好莱坞大片,要表现个人英雄主义。安全才是第一位的。”

    井口不时冒出一股股浓烟,专业人士需要检测并分析从井道采集的空气样本,在检测结果出来前,救援行动无法开始。

    火速购买救灾机器人

    爱丽斯此时已出现分娩前兆,但她坚决不愿离开,她要和肚中的孩子亲眼看着吉姆从井口上来。吉姆没等来,妇产科的救护车却到了。

    丹尼带着她四个孩子,跪在一个角落里默默地祈祷。四个孩子发誓,他们再也不调皮了,只要爸爸能回来。丹尼也发誓,以后再也不跟丈夫吵架了。

    67岁的洛克迅抱着头,一动不动,他一闭眼,就会想象小儿子在井底下呼吸艰难、生不如死的情形,他真希望自己能代替斯蒂芬。

    在等待和祈祷中,他们发现竟然已经过去48个小时。

    当地政府调集的救援设施十分周全,救火车、水车、挖掘机甚至飞机都来了,可就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救援行动。

    几名家属实在等不及,他们想下井去搜救。还没等他们下去,大批负责安抚他们的心理医生就到了。

    也许祈祷真的起了作用,此时,从井口爬上来两个生还的矿工。他们一上来,就被救护队和媒体的闪光灯包围。

    经过48小时的等待,终于等到井下空气的检测结果:毒气指数超标,救援人员不能下井。

    不过,工作人员准备了另一套方案,他们在事发当天,迅速从日本订购一架机器人。现在机器人终于乘着飞机跨越太平洋,又乘着火车和汽车,一路颠簸着来到皮卡河煤矿。

    这是一个管道机器人,专用于在大型坑道中作业。机器人可以远程遥控,还有摄像头、探照灯和气体检测仪等,井上的人可以清晰地看到它的作业情况,也能知道井下的情况。

    刚开始,机器人传输上来的数据显示井下的毒气弥漫,状况复杂人们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。可机器人在前进不到五十米后,就停止了工作。机器人因为进水导致短路,无法工作。

    11月22日16时,29名矿工被困井下已达72个小时。由于井内环境一直存在隐患,所以没有任何一名救援人员下井。

    家属们开始给政府施压,有人甚至威胁说:“如果救援队不下去,我们就下去,看到时候丢的是谁的脸。”

    公众舆论也一边倒地支持家属们:“政府到底做什么了?你们花掉我们纳税人的大把供奉,关键时刻,却如此不作为,那我们养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 在巨浪般的舆论中,此次矿难的救援总指挥、煤矿专家托维尔进退维谷,但他最后还是下了死命令:不许人下井。

    起诉政府官司打两年

    皮卡河煤矿乱作一团:刚刚生完孩子的爱丽斯,产后大出血,孩子也因为早产而缺氧,可她坚决不离开,她说:“要死,我们一家三口死一块。”丹尼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等丈夫上,结果小女儿爬进了马桶里,差点淹死。压力巨大的的洛克迅,竟然在矿难现场精神失常……

    几乎每一个家属,在生离死别的期望和绝望中,都快崩溃了。

    事态毫无进展,全世界的关注让煤矿专家托维尔也快发疯了。每次拒绝那些不顾安危请愿下井的救援人员,他都于心不忍,可是他必须得这么做。他说:“井下的是人命,井上的就不是人命吗?毒气那么浓,下去的人等于送死。”

    可是,家属、媒体、公众不理解他,骂他是个没有的煤矿专家。公众开始指责新西兰总理,有被困矿工亲属指责总理在第一次爆炸后来到现场,却没有主动指挥营救。

    总理向这些家属解释说:“我只是一个政治家,不是矿难营救专家,我去指挥肯定是愚蠢的,我根本不懂煤矿专业的知识。”

    在各种争议与指责中,11月24日,井下又发生了爆炸。营救人员和被困矿工家属们终于明白,井下的人没有生还的希望了。26日和28日,井下又连续发生了两起爆炸。

    皮卡河煤矿暂时被封闭。

    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。虽然事发之后,每名死者的家属得到上百万新西兰元的抚恤金;虽然皮卡河矿难的纪念碑被立了起来;虽然举国哀悼……但是,家属们并不满意,他们表示:“政府欠我们一个答案,皮卡河煤矿究竟发生了什么?在矿难发生72小时内政府的不作为,是否该受到谴责和惩戒?”

    随后,他们把政府和矿难救援队告上法庭。

    法院调查发现,是电源设计中的两个疏忽导致矿难发生,而政府不救援的做法是否正确,则是很难判决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 这起官司,一拖就是两年多。

    很多人支持遭遇矿难家属们:“新西兰早该修改法律了。一旦大事故发生,有些救援队就袖手旁观。大爆炸、大台风、警察们都成了看客。在关键时刻,他们不应该首先考虑自己的安危,而应该已解救他人生命为第一位。这难道不是他们应该具备的品质吗?”

    也有很多人不这么看:“从事后又发生三起大爆炸来看,救援人员下去,如果正赶上大爆炸,那么除了死亡人数上添加数字之外,就没别的意义。”“只要死亡系数超过40%,就不应该拿生命去冒险,哪怕用生命换上一条命来,也是不值得提倡的。”

    经过两年多的争论后,不久前,这起官司终于有了定论:陪审团成员通过集体表决,认为救援队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赔偿。

    新西兰总理也站出来支持这起判决:“生命面前人人平等,明知不能为而勉强为之,舍身取义,在我们国家是不提倡的。”

    家属们沉默着,似乎接受了法院的判决。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,所有的伤痛、不满、抱怨、都会淡化。

    “救援人员的性命与被困矿工的性命同等重要。”这一准则,或许值得所有人思考。


备注:中国要走的路还很长,要学的东西也很多,只是有时不明白,为什么明明看着旁边的已经在桥上走过河了,却还自以为是的无颜地说:“中国的国情不同,要摸着石头过河”。

广西大学自考网(www.gxdxzk.net)全面专业提供广西大学自考、成考录取分数线,自考双证专业招生报考、录取通知、实习工作推荐等最新信息!

1999-2018年© 地址: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大学东路100号 联系电话:130-7779-7353 陈老师;133-0771-1544 刘老师
广西大学自考:广西大学自考 本站关键词:广西大学自考 广西大学自考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13307711544